遥望2030年的职业教育
发布时间: 2016-5-4 9:37:00 被阅览数: 1226 次 来源: 中国教育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最近,职教界顶层正在谋划和制订职业教育2030远景规划。2030年,15年的时间跨度,职业教育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变成什么模样?很难预知和精准揣度。但变化发展的方式却不外乎两种:一种是平顺渐进的发展方式;另一种是激烈剧变的发展方式。前者是以量变为主,当然也不排斥部分质变;后者是显著量变而引发的质变。

    笔者倾向于第一种方式,因为中国的职业教育向前追溯,自2000年至今,新世纪第一个15年,已经取得了狂飙突进式的发展,其规模、数量、框架、格局等已基本成型,很难再有更多的变数和突破。尽管即将展开的第二个15年是一个并不短暂的历史过程,但职业教育的发展却必然是以优化推进、稳健发展为主基调。换言之,中国的职业教育会以这样发展的主基调或新常态走向2030年,乃至更加久远的明天。

    我们需要做的是如何清晰地勾画中国职业教育2030的历史面目和发展经纬,并为目标的达成和愿景的实现时刻准备着。

    对职业教育规律的遵从将更加自觉和趋同。世上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遵循自身的规律而展开的,职业教育也不例外。但职业教育违反规律的事情却时有发生。

    比如“去职业化”。只要一强调职业,就是把学生当成了工具和手段,而不是目的;就是要把学生培养成“单向度”的人,而忽略了他们的全面发展。职业教育不强调职业,不重在学习技能,它还叫职业教育吗?这些人以貌似公允的“两点论”,反对“重点论”,冀望学生“鱼与熊掌”都能兼得,实际上只能导致学生最后落入连“鱼”都得不到的悲惨境地。

    还有“去中职化”。中等职业教育去的了吗?发达国家没有先例。人才需求的高移不代表就要消灭低层级的教育,职业教育和人才需求的层级体系更不可能被颠覆,否则高层级的教育和人才岂不都成了空中楼阁。这又好比工业4.0,是不是要把下位的工业2.0或1.0全部抹杀和取消?

    这样违反规律的事,我们现在还在不断地折腾、鼓噪和重复着。2030年,随着人们认识的提升和职业教育的进步,这样愚不可及的事有望大幅减少,人们对职业教育规律的认识和遵从将更加自觉而趋同。

    职业教育本真的理论建树将更加丰富和完善。未来的职业教育是需要理论指引的,尤其是本土化、特色化的本真理论。但当下的职业教育理论研究还很薄弱。职教界一些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职业教育没有自己的原创和灵魂。“仍然是一个思想贫瘠的领域”“大量的职业教育研究成果是从普通教育领域延伸或迁移而来,造成职业教育研究的本体价值丧失,成为普通教育发展的简单模仿者。”

    2030年,还有15年的时间供我们垦荒、开拓、收获,还有15年的时间供我们酝酿、准备和创新,相信理论上一定会有新的进步和突破,职业教育的理论意蕊,一定会绽放智慧的心香。关键是我们要找准突破的方向和打击的着力点,显然延循旧辙是没有出路的,依傍他人也难以颠覆蹈袭的宿命。职业教育需要遵循自身的规律,在创生中国特色、职业特色和原创特色的理论轨道上,准确定位,自信上路。

    跨界与整合的理论,就是属于这样的原创领域。走向2030的职业教育理论研究应该锁定这样的研究域,找到这样的形而上范式和统领之“道”,并在这方面用功、发力,才能凝聚和彰显自身不可替代的理论属性和价值标高,引领和带动职业教育学科和研究发展起来。职业教育的理论研究也只有找到这样的皈依,才是在说职业教育自己的话,建的是职业教育本真的理论,2030才会使职业教育的理论研究趋向进步和完善,实现新的突破与创新。

    职业教育特色的彰显更加突出和鲜明。职业教育的特色是什么?按当下的认知和共识,应当是国家层面文件反复耳提面命的那些东西。诸如,“以服务为宗旨、以就业为导向”“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知行合一”等。

    笔者以为这当然没错。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被凝练出来的共性特色,我们做得并不好。比如校企合作,笔者就曾指出:存在着没高度、没长度、没广度、没深度、没效度的“五度”问题。还有“以服务为宗旨”,职业教育的“服务”职能实现得很好了吗?当然不是。即便做了一点服务的事,也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服务”是一种无止境的境界。这些就为2030年预设了需要完善解决的难题或曰艰巨的任务。

    2030年,相信在利益相关者和全体职教人的共同努力下,这些问题将获得富有成效的解决,而连带衍生的是中国职业教育的上述本质特色将会有一个赶超式的进步和飞跃。届时,我们可能不再津津乐道德国的“双元制”,我们可能已经找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合作办学机制,并让世界为之刮目和赞誉。这样的特色梦的实现,在每一个筑梦、追梦与圆梦的职教人手中。

    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更加健全和完备。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建构与完善是2030年应实现的职教愿景的必然内涵。到2030年,不仅层级上要建立纵向到顶的完善的体系,而且类别上,也要与横向沟通,建立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普通高等教育自由切换的机制。

    比如瑞士这个仅有820万人口,人均GDP却超过8万美元的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它的“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可以自由切换”,真正建成了顺畅转换流动的“立交桥”。所以瑞士15岁的年轻人在初中毕业后,只有20%的人会选择上普通高中,75%的人会选择上职业学校。而我国,据袁贵仁部长2016年“两会”期间透露,15岁初中毕业后,87%的中国学生选择了普通高中。这样的反差与体系不畅有很大关联,当然亦与我国职业教育毕业生薪资低、接受职业教育的人不被尊重有关。

    相信2030年,随着职业教育的发展进步,我们的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也将接近瑞士等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更加健全、更为完善。

    发展环境更加优化。2030年,职业教育的发展环境将会更加优化,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优化到什么程度,不敢妄断。比如观念环境,历时几千年的历史发展、社会进步,也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尊卑贵贱的认知与划分格局,职业教育、职业技能还是被锁定在受人歧视的境遇中。短短的15年,就能指望获得颠覆性的翻转,实在不容乐观。

    就是说,进步也许难有我们预期和希望的那么大,但进步却是不可逆袭的,必然向前的。因为在这一时间跨度中,职业教育会不断提高自身的服务力和贡献度,而改变人们对职业教育的成见、偏见。还有惠及职业教育发展的政策也会不断地出台、叠加。比如法制环境,职教法的修订喊了几年,依然“千呼万唤不出来”,但总不至于“难产”到2030年吧。其他的如不断提高技能人才的薪资待遇,技能人才、大国工匠受到应有的尊重,并逐步做到像瑞士那样接受职业教育同样可以拿高薪水、受人尊重,建筑师的薪水比教授还要高,这样有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友好环境和氛围就会形成,“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就会建立。

    2030年,职业教育的愿景维度很多,挂一漏万罗列几点,权做抛砖、意期引玉。

    (作者:张健 系教育部职教中心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安徽滁州职业技术学院教授)

信息原载于《中国教育报》2016年4月19日第八版

 


上两条同类新闻:
  • 2030新愿景:建成职教发达大国
  • “十三五”职业教育创新从哪儿破题

  • 公 告 通 知
    近 期 工 作
    站 内 搜 索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热 点 新 闻

    版权所有: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     网页维护: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信息中心    2008年4月